首页

搜索 繁体

79(1 / 2)

寂静的山谷里响起一阵铃音,季风神色一凛,在那部基地配发的手机上,这个铃音只属于熊冯特一个人。他前脚刚交代好接诺汀的任务,这个时间就打进来电话,或许不是什么好兆头。

“还在基地。”

“马上去。”

“季风和我在一起。”

“是。”

小伍挂掉电话对季风招手,房谷已经带着诺汀抵达贵西,航班提前了,现在二人正在机场等他们过去。

刚才的电话内容季风听得很清楚,小伍并没有对熊冯特说明他们具体位置,但难保熊冯特不会起什么疑心。季风跟在后面,趁机向季景耀传递消息,提醒父亲妥善安置好季鸣鸣。

熊冯特看着屏幕上定位的两点从基地的后山缓缓移动,屏幕光束反射到眼睛里,闪出阴晴不明的一点高光,随后按响了小基地的紧急接应铃。

基地高处本被设计的消防通道响起了刺耳的铃音,在归于静谧的基地中惊彻云霄,防震防灾的喇叭里传出了熊冯特的声波,檐下躲避料峭春寒的雨燕被打散,又适应性地重新聚集。这声音催促着许多生命加快进程,奔赴到汹涌的浪潮中。

“所有基地人员全部撤离,提前去往“炎凤”预备在封港的大本营。”

“一个小时倒计时后,启程。”

“封港欢迎大家。”

封港是本国附属岛屿,但制度不太一样,金融开放程度颇高,他们毒资运转还有赖于封港得天独厚的金融环境,在股票市场上做得风生水起。

“炎凤”在经历“金鹏”落网的事情以后,逐渐无心操持基地的具体事务,放权后仅掌握基地大量的财富,以敛财为目的就此改换身份,迁居封港。也正是因为这样,熊冯特才有机会聚揽自己的势力,在满足“炎凤”对基地要求的情况下疯狂扩张毒品链,绕过“炎凤”的耳目把基地据为己有。

所以诺汀只知道熊先生,不知道已经变成过去式的“炎凤”。

近几年,熊冯特输送给“炎凤”的资金不过是基地总利益中的五分之一,而现在,熊冯特连百分之二十的利益也不愿让渡,他早就想真正取代“炎凤”的地位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熊冯特本就一直提防季景耀,也从没真正将小伍当成心腹,如今小基地不再安全,也许现在就是取代“炎凤”的最好时机。熊冯特腕子上的佛珠褪净,虔诚地伏在香案前,似是感念缘起,叩谢佛祖恩德。

当下是莲聚时运,不可不珍惜。

季风和小伍都是当年千成事件的参与者,为什么这个时间不约而同全去了后山呢?

不知情的、需要知情的,或许从来也不是他们,而是那帮警察。

熊冯特目光沉着,回想小伍生异后的那段时间,熊冯特对他有过更深的怀疑,但他回到贵西也没什么动作,熊冯特提起的心慢慢放下。原以为真是他多心,可这次季景耀刚刚怀疑警察去他们家暗访,小伍就同季风纠缠在一起,实在是有些巧合得过头了。

既然这样,封港之行就是他肃清叛徒,彻底清洗的开始。

“丁鸣春,看好季鸣鸣,有什么异常第一时间联系我。”

前后十几分钟,丁鸣春的手机上弹出两条相似的消息。

一条来自熊冯特,另外一条来自于季景耀,区别在于,季景耀的聊天框里紧接了一条“我马上过去”。

秦斌他们蹲守在季景耀单元楼的车库中,终于捕捉到季景耀行动的痕迹,随后秦斌立即对谢琰东和张蓝岚发布下一步的命令,前往基地的时候到了。

“谢琰东,预计两个小时后,从基地带回崔胜俊和千成父子的尸体,送法医处安排尸检,崔胜俊的死亡报告单独发我一份,尽快!”

“明白。”

“好的。”

“为什么这么突然?”

“怎么突然要前往封港?”

“熊先生有没有别的吩咐?”

基地的人听到熊冯特的紧急通知以后都尽快行动起来,混乱中基地的“人种”才真正分明,相似的人堆积在一起,组成坚不可摧的阵营。

响应最快的是对熊冯特完全服从、同属小伍的那个组织的杀手成员,归属于基地之后便成为了基地的奴隶,如果脱离基地的庇护将无力对抗背叛组织的代价。

其次是像季风一样,家人或者把柄握在熊冯特的手中,因此不得不服从的跟随者。

慌乱不安的则是基地的原住民,受基地财源的福祉熏染多年,不知是担心福气突然消散抑或是大祸临头,燥乱得如火架上的蚂蚱,想逃离却又被捆绑住手脚,只能原地看火烧起来,或者等待上天的一盆冷水将这火浇熄。这部分人熊冯特丝毫不担心,因为他们之中存在的少得可怜的反抗的勇气,都已经随千成死亡的那场焰火,烟消云散了。

令熊冯特存有顾忌的是最后一批,白池、唐景珏,当前或许还有小伍……这些人他握不住,拿捏不了,表象下的安静不能代表绝对安全。熊冯特享受着玩弄他们带来的快感,却也不得不时刻保留不被反咬一口的警醒。但是猎物嘛,熊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