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过年(1 / 2)

半晌,张蓝岚皱巴着一张脸走回来。

“秦队,没找到。”

得,想想也是,丁鸣春既然打定了主意要隐匿身份,自然得在各个方面都做全套,查不出来也正常。

监控季景耀的人说,季景耀今天叫了上门维修,他们家壁炉管道出了些问题。秦斌半路上把维修师傅拦下来,找消防大队行了个方便,扮成消防以安全检测的名义去季景耀家“走访”。

季景耀没接触过枫林市局的人,对他来说秦斌和张蓝岚都是生面孔,秦斌打算让张蓝岚负责交流,他自己戴着口罩跟在后边,这样即便是丁鸣春在场,走一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自从重新启动基地的案件以后,欧文、梁争辉、崔胜俊……以及秦斌当年的那把五四手枪,旧人和往事扎着堆从静如死水的潭面汩出来,无一不围绕着同一个人。这个女人要真是丁鸣春,那岂不是真要到“迎来春色满人间”的那一天了?

街道的雪被清扫之后堆在树下,裹了些枯枝残叶,黑黢黢的,脚下踩到溢出来的一小堆,发出嘎吱脆响。耳侧的风声是贵西均长的呼吸,这略显突兀的响动惊掠这头巨兽休养生息的安宁表象,不知最终会传递到哪个久病的器官上,才能动摇本源,让它彻底崩塌。

季鸣鸣进家半小时后,秦斌敲响了季景耀的房门。

“消防检查,有住户举报说发现不明烟雾,麻烦配合一下。”

季景耀哦看着监控里的两个陌生身影,眼角无端皱了起来,他眯了眯眼睛,再睁开时眼皮迭了叁道褶,仿佛有些疲惫无力。

“小丁,去开下门。”

秦斌听见门内传来一个粗粝苍老的声音,季景耀老烟枪,嗓子含糊,这声音钻入耳朵就能在脑海中浮现出季景耀折成川字的前额,他相近的眉毛下嵌了一双略狭长的眼,好似有穿透人心之能。

紧闭的门被撕开一条缝隙,秦斌瞥见了来人的样貌。模样周正的一张脸,眼下有一块指甲大小的烟疤,泣了滴血似的。

秦斌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蹲在地上整理鞋套。

是丁鸣春。

厨房向来是消防安全的重灾区,不易惹人起疑,再有,厨房内部通常是指纹收集器,刀具厨具等光滑表面保存指纹的效果也好,张蓝岚和秦斌假意在厨房检查,趁机粘了些金属表面的印痕。

季景耀对他们的身份表现得十分信任,甚至都没有站在厨房门口对他们的活动加以限制,秦斌听着季景耀同丁鸣春交谈的声音从客厅隐隐传来。

“你们这回没什么动静吧,我最近总觉得心脏不舒服。”

“没有,就下了点雪,所以我们提前回来了。”

“我听说熊冯特要将那里的东西处理掉,以后别带鸣鸣去了。”

“知道了。”

张蓝岚手上的工具在管道上敲出清脆声响,化成了她心头的警钟。

东西?什么东西?季景耀指的是那里埋葬的尸体吗?

随后她咬紧牙关平静下来,不动声色地继续“检查”。也是,所谓的东西就是人而已,更何况那的“东西”早就凉透了。

任何人面对将同类物化的言语都会感觉到不适,张蓝岚从听见季景耀毫不在意的语气就脊背发寒,她更多的不是恐惧,而是对季景耀漠视生命的愤怒。

张蓝岚和秦斌对视一眼,秦斌冲她轻微地摇了摇头。季景耀这话像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此地不宜久留。

幸好整个提取的过程十分顺利,秦斌和张蓝岚从季景耀家离开也并未受到阻挠,回到市局后他们将提取到的指纹用502胶熏显出来,同库中指纹做比对,提取到的六枚指纹中有两枚分别对应丁鸣春的拇指和食指。

这就是实打实的证据了。

这位女士的确是当年和“蜂鸟”一起被带回市局的丁鸣春。

最初基地专案组成立时,张蓝岚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只知道惩恶扬善是公理,没有直面过真正的黑暗面,也没接触过任何犯罪分子。警校的学习生涯让她学会用理性克制情绪,服从命令,可在行动中不被情绪左右并不代表她能完全消除情绪对她的影响,所以季景耀对于人命的轻视和漠然,使得她要留在贵西的念头更加强烈。

由于之前基地的相关事宜她并未有机会参与,近期为了协助工作,张蓝岚把基地的案件资料翻阅了一遍。

怪不得宋伯明要从禁毒一线中退出来,转向相对保守一些的治安科。“炎凤”曾把宋伯明的家人串签子一样吊在角楼上,照片中的血腥气直冲人心,张蓝岚看一眼就需要闭上眼睛缓和一会。

基地的人好像具有排他性,任何存在于他们对立面的所有人类都可以看成“东西”。这是不对的,不正确的,人至少要对生命有基本的敬畏,如果贵西这片土地上的“传统”是轻视一切,那么张蓝岚想要播下一颗颗种子,让无数萌芽的新生带出深埋的秘密,掀了这混球的破天。

张蓝岚跟枫林那边的同事联系,枫林那边暂时不缺人手,宋伯明也常被杨局支使着处理专案组的资料,宋伯明也没再推脱过,杨局是有意让宋伯明也参与到对基地的调查中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