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遮天(1 / 2)

遮天

再次来到贵西市局,当时见过的警员已经被撤换大半,清洗掉马秋林一派,只能从别的地区抽调警力补足空缺,倒是有些像马秋林刚到任的时候,新鲜的血液使得贵西从上到下焕然一新。

当年也没人想到,流动的血液会慢慢不再纯粹。

杨远征曾给小辈们讲过很多他当年的办案经过,意气风发的时候,杨远征、马秋林和冯国清曾是警院新生力量中最杰出的三位,被大家戏称三剑客,所到之处有雷霆之威,至今他们的事迹还被当作标案在警院传授。

前浪滚滚而去,后浪汹涌奔袭。

毒品存在一日,这片海域就会永远奔腾下去。

秦斌和谢琰东会合,两人再坐在贵西市局,铅华涤尽,没再遇见一个邱迁同他们虚与委蛇,但身边也少了一个最亲密的战友。

就在刚才,他们收到季风已经通过关卡的消息,布置的警力不敢擅自出手,关卡被基地的人所控制,在基地的眼皮底下视野良好的狙击位难以安插,唐景珏就这样被基地的人带走,生死难料。

关卡里有基地的人这件事,秦斌事先是清楚的,但路上动手营救唐景珏的概率太小,当时通知交通部门进行紧急调度已经来不及了,周末的跨城高速上人流密集,万一季风被激怒,后果不堪设想。

秦斌只能第一时间就把临近的主要警力安排在关卡处,不管是哪个通道,总有停车等起杆的时候。届时驾驶位的车窗会短暂地打开,这几乎是最大限度内保证群众安全最好的机会,也是营救唐景珏最后的机会。

关卡处的警员报告当时情况,说看见唐景珏被挟持,他们不敢贸然行动。

跟唐景珏打配合那么多年,生死一线的状况也很难避免,可秦斌总觉得这次不一样。

打季风拿枪抵着唐景珏脑袋开始,秦斌的神经就没放松下来过,眉宇间川字褶皱越发深重,秦斌开始回忆在服务区里的情形进入仓储空间后,他和唐景珏就分别拖延住刘生和季风两人,争取从他们的手中抢夺毒品。

据刘生所说,他拿螺丝刀重伤了唐景珏。

所以后来唐景珏跟季风抗衡时处于劣势,也是由于腹部的贯穿伤

可秦斌还是觉得整件事情的逻辑有问题。

秦队,队长他到底是怎么被季风带走的?

谢琰东刚得知唐景珏被季风控制时根本不相信,又和秦斌一起收到高速路口的消息,行动前的朝气荡然无存。

是,只要出任务几乎很少有安全收队的情况,尤其是缉毒这样的高危行动。可是于谢琰东而言,远一点是三剑客的传奇,身边是唐景珏和秦斌两位学长的缉毒经历,他们早就越过了血肉之躯的属性,衍生出无坚不摧的力量,无数事迹树立的丰碑写出庄严圣典,不容侵犯。

秦斌把刘生交代的细节和当时的情况整合,与谢琰东又完整地捋了一遍。

不知怎么,秦斌想到了刚成年那会的唐景珏。

唐景珏走到警察这条路上是无数人阻挠过的必然,唐景珏双亲就是牺牲在工作战线上,师父刚带他时没想带他入行,只想让他读个普通大学,未来考公也好,进入企业也好,但最好别当警察。

其实秦斌很早就观察过当时还不算师弟的唐景珏,其实他无时无刻都处在冷静状态下的思维很适合警察这类职业。

唐景珏选学校的时候,秦斌最开始的搭档已经丧生于中缅边境,带点私心说,他是想培养个搭子,而且觉得唐景珏很不错,可秦斌确实也不敢撺掇唐景珏报警校,要让师父知道,秦斌身上得掉一层皮。

唐景珏很少撒谎的人,他本来话就不多,谎话更是少有。那年暑假三个月,本该是最轻快最毫无负累的三个月,但唐景珏后来才表露,那段时间对处在成年前后的他来说,其实是最煎熬和最坚定的冲突期。因为那段时间他一直在说谎。他先是当着师父的面把志愿报了,一志愿是本地一所航校,从往年排名来看基本稳过,师父还很高兴,摆了挺大场面的谢师宴。

后来唐景珏一声不响地把志愿改到警校,不管是谢师宴上还是别的人问起,在开学前一律全咬死说上航校,师父那会高兴,还特意托了航天系统的熟人,给唐景珏带了个小火箭的模型,唐景珏也顺着收下了。

不知道录取通知书到的时候唐景珏是怎么把师父含糊过去的,开学报到,唐景珏甚至还把那个模型装进了行李箱里,师父专门请了假把唐景珏送到航校门口,又被唐景珏推回家了。秦斌也不知道唐景珏的性格是怎么游说动师父的,反正师父居然听了。

师父的车开走,唐景珏扭头就跑到警校报到去了,要不是军训的时候被秦斌看见,不知道还要被他瞒多久。

后来师父也知道了,也骂,连带秦斌一块,骂完了没办法,读都读了,总不能拽着唐景珏退学重新高考一遍,再后来唐景珏进入警察队伍,真正成为了秦斌的师弟。

一直以来,唐景珏在打击犯罪中一直保持绝对的缜密和果断。由于职业原因,他们这群人始终游走在危险的边界,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也难以避免,但像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