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远征(1 / 1)

远征

杨冰的住处离这栋房子距离更近,她到达的时间也早一些,已经取出唐景珏身上的那枚钢弹,腹部的伤口也简单包扎完毕。

伤势不算轻,失血不少,还得补一针破伤风,所幸熊冯特这里不缺针剂,也没阻止杨冰为唐景珏治疗。

事实上,从进入房门,杨冰就开始细细打量这个受伤的男人,他身上伤处不少,看起来被挟持之后也没有受到优待,但杨冰却不觉得这人身上有一丝颓丧。

腰直肩阔,血瘀只是表象,并未染污他的身躯分毫。

听到从熊冯特称呼他唐队长,唐景珏,这个名字,就是白池的梦中呓语。

之前听到这个名字,杨冰也曾想象过,让白池这样心心念念的人是什么样子?男性还是女性?英俊吗?漂亮吗?脾气秉性如何?很温柔吗?

晚上睡不好的时候,杨冰想了很多事情,但就是没办法把白池口中的名字具像化。

到她今晚被叫到这里来,见到唐景珏本人她才真正明白,唐景珏不会是别人,至少白池口中的唐景珏一定不会是别人。

杨冰将医用纱布收起来,关闭随身医疗箱的时候,她听到了唐景珏对她礼貌道谢。

她供基地驱使,对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说,她就是助纣为虐。某种层面上,成为基地的医生就意味着她的职责不再是救死扶伤,每一个从她手里恢复健康的基地成员,都会成为无数家庭的噩梦。

作为一个医生,她的确是在完成本职工作,但从结果来看,她是在杀人。

熊冯特口中得称呼提到唐队长

杨冰也没想到,唐景珏的职业是警察,那白池她她的内心究竟在面临着什么样的审判?

杨冰没问过白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重重监视下没有找到机会询问,但她也能明白的,来到基地的人总是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像白池这样孑然一身的人并不多。

这也就意味着,白池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或者说,白池和她一样,曾经拥有过的,已经全都远去。

小径幽深,植物的叶大多已经落干净,汁液饱满的茎也褪去水分,只保留维持生命最基本的养分,剩下一些萧条孤索的枝干向路前方伸展着,像在指引着什么。

路上的白池还很疑惑,一般情况下熊冯特很少让她自由走动,也会限制白池跟别人的接触,但这次熊冯特为什么偏偏让她来见一个人?在基地有谁是白池非见不可的?

总不可能是炎凤。

炎凤失子之后很受打击,加上年岁过耳顺,虽然明面上他还是基地的boss,但是他已经不再参与基地的日常事务,现在的基地大多是熊冯特在管理。

炎凤出山的可能性不大,也实在没有见白池的必要。

那还能是谁?

白池随着季风缓步到门前,季风已经按响门铃,等待里面的人回应。

或许真的有人在等她,而且非她不可。

白池到了。小伍对熊冯特说。

茶香已经从室内蔓延开来,熊冯特依然问:茶准备好了吗?

是,已经准备好了。小伍老实作答。

但小伍很奇怪,碧潭飘雪不太像冬天会饮的茶,口味较清淡,清食顺气为佳,适合暑热天气。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小儿背的《千字文》都确切指出,冬日最好进温补。

如果小伍此时肯留心追溯,他应该疑惑,他是怎么学会背《千字文》的,基地可不会着重于古文修习。

很好,让她进来。

很小的时候,小伍的思绪就很容易被打断,一句话断掉,他就再也接不起来了,像他断裂遗忘的记忆一样。

小伍的脑子只能同时想一件事,他现在所想,就是把门口的白池带进来。

白池听见门锁打开,随后门口的小伍侧身让出视线,盈目而来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怎么是他?

唐景珏为什么会在这里?

压下脑中炸开的疑虑,白池面上没流露过多的情绪。可白池本以为本以为这辈子跟唐景珏死生不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身上还带着血迹。

可她明明

熊冯特的手机突然响起,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熊冯特的目光中好像多了几分恐惧,他走入另一个厅内才接起电话,声音极低。

嗯。

人接到了。

好。

明白。

让熊冯特这个态度相待的人这通电话的另一端恐怕才是白池猜想的炎凤。

看室内的情况,杨冰也在,熊冯特肯让杨冰为唐景珏治疗,这难道也是炎凤的授意?

白池逐渐形成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唐景珏和炎凤有联系!

不应该唐景珏不应该和炎凤有关系,所以唐景珏的到来是杨远征的计策吗?他送进基地一个白堇年不够,要再加上从小带大的唐景珏吗?

我以为昨天我发过的!今天登上来一看!居然没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