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变故(1 / 2)

变故

刘生趁唐景珏中弹缓冲,猛地向前挣脱,竟然脱离了唐景珏的钳制。

橡胶轮胎在石灰地面极速摩擦,车辆的速度渐渐降下,季风眼看唐景珏中弹后行动能力下降,腹部又有被刘生刺伤的痕迹,他突然觉得,事情或许还有转寰的余地。

季风从车上跳下来,手里端着那把改装枪支,威胁唐景珏束手就擒。

唐景珏拽住季风枪管向前一带,还微微发烫的伤口抵住胸腔位置,示意他并不畏死。

生哥,来帮忙!季风冲着刘生喊。

七座的商务车,中间座位全部拆除,留出的位置用来做带货的伪装,唐景珏被推到另一侧门边,被季风用枪抵住太阳穴。

唐景珏本人不畏死,并不意味着他的队友能够亲眼见证他被剥夺生命。

季风面向秦斌,威胁道:秦队长,要是想你的好弟兄能活下去,刚才扔出去那包东西,怎么带走的再怎么给我带回来。

稳妥起见,唐景珏、秦斌等等,进入过超市内部的人员,为避免打草惊蛇,打断季风他们的交易,都把枪支卸了,秦斌是刚才把东西扔过去,和在仓储区的蹲守的干警碰头以后,才从他们那拿回了枪。

所以此时唐景珏的身上,没有任何可以与季风抗衡的武器,更何况,他的伤势向外渗血的情况越发严重。

漆白车身上沾了点点血迹,秦斌紧张地望向唐景珏,并未收到任何回视的眼神。

秦斌握紧手中的枪,坚定地回答季风开出的条件:你做梦,想都不要想,东西我要带走,人我也要救。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镇定,一定不能慌乱。

唐景珏倚在车厢内,外界寒冷的空气从打开的车门裹进来,唐景珏的身上被冷汗浸透,额发上布满了颤栗的水汽,他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不曾望向秦斌所在的方向。

太阳穴的位置被枪口抵住,唐景珏的眼神越发孤烈起来,但季风正与秦斌相互周旋,并未与唐景珏目光相对,因此也没有注意到唐景珏的变化。

唐景珏探向后腰位置,摸出刘生袭击他时用的那把平角螺丝刀,迅疾袭向季风手腕,季风手臂受到冲击骤然脱力,冷重的枪械落在车内,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看到形势出现转机,秦斌紧张的情绪稍作缓解。

螺丝刀抵在季风颈上,唐景珏缓缓捡起那把违禁枪械,用枪柄从副驾座椅下方勾出另外一包红糖。

狡兔三窟,他们走这趟果然不止一包毒品。

唐景珏把货利落踢出车门,两包加起来,成品分量大约三百克。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刑法明确规定,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唐景珏用力把推拉门向前一带,车辆变成一个行动的密闭空间,不能因为他做出无谓的牺牲。

秦斌一定会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

车辆重新行驶,侧身的门颤颤巍巍地晃动着,季风看出来,唐景珏失血不少,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他妈的,车辆行驶前,季风看到刘生已经被秦斌抓住了,他要是不跑这回也得栽里头,极度慌张的情况下忽视了唐景珏的身体情况,方才竟然被一个重伤的人拿捏住!

察觉到所受的威胁逐渐消失,季风才敢大幅度地移动脖颈,他发现唐景珏不过是凭着本能还没放开手,实际上已经力有不逮了。

季风把抵在驾驶位上的枪柄拨开,一头敲在司机头上:你他妈就不知道回头看看抵在你后边的是不是枪口,艹你个怂货,他妈的这回摊上大事了!

司机小弟弱弱地说:我我没敢动,谁被枪抵着还敢乱动啊

那他妈的后视镜是给你臭美使的?你要偷偷看一眼,干脆给他一下子,还用得着老子再交代出去一包货,等着熊冯特弄死你吧。

方才情况反转,刘生被秦斌握在手里,刘生的嘴里要是说出来什么他们多年经营就算白费了。季风和司机小弟都没敢动弹,这次出来拢共就两包货,全被条子截获了,只这一条,熊冯特就很难轻易放过他们。

即便季风发现唐景珏状态不对还算及时,但货肯定是拿不回来了,季风只能庆幸唐景珏还在他们车上,这是他们能离开的筹码。

季风重新拿回主动权,扣住板机,将失去行动能力的唐景珏拉至身前做掩护,只让唐景珏的上半身暴露在秦斌的射击范围内。

他打开车窗冲着秦斌和包围过来的几个警员高声喊:让我的车安全离开,我发现路上有你们的人跟过来,立马弄死他。

疾风路难行,羽片似的冰晶压在秦斌鬓发上,在耳朵上晕成水珠,霜雪渐催人,秦斌紧拧着眉头,手脚似有千斤重。

唐景珏在对方手里,他们不得不屈从。

秦斌牙关战战:先让他们走。

后面跟着的警员让出一条道路。

放季风离开,唐景珏就彻底沦为了季风的筹码,生死的话语权更落不到自己头上,这个道理秦斌不是不明白,但是如果与季风持续抗衡,唐景珏当下就可能没命。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